日本一级 > 日本一级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 断界山之殇
    “在接到命令的时候,我们并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究竟是什么

    作为一名在萨克兰土生土长的地主儿子,从小被在军团中传令官父亲灌输‘我们是高贵的纯血帝国人’,‘效忠德萨利昂皇室是生来的荣耀’的我,在随布兰登殿下平叛时,是没有任何压力的

    上了年纪的旗团长给团里的小伙子们讲了一大堆为什么他们要和萨克兰人,甚至是他们自己的乡亲们战斗,大道理一个比一个大;但在我看来,他只需要说一句话就够了

    萨克兰人就是忠诚的代名词,不忠诚的人便不是萨克兰人

    尽管如此,能够不再与胞族乡亲们战斗依然是一件很令人高兴的事情;更何况我们此行并非还要前往充满了各种英雄传说的断界山要塞,去拯救被敌人围困的皇帝陛下——还有比这样的“忠诚之举”更令人激动的事情吗?

    有的

    时间模糊了我的记忆——我只记得那剧烈震动传来时烈日当空,急行军的我们排着骄傲而整齐的队列;但下一秒,我们就变成了惊慌失措的鹿群与没头的苍蝇

    上年纪的旗团长拼命大声呼喊,从传令官手中抢走军号用力吹响集结号;但是没有任何用处,因为每一个惊惶的士兵都第一时间捂住了耳朵;

    激动的我准备冲上去,帮助他维持秩序,但下一秒胆怯便让我放弃了这个想法——十几个不顾一切逃跑的士兵推着装满行李的马车,从旗团长的身上碾了过去

    我甚至不敢去给那位帮助过我的旗团长收尸,因为当时的我同样惊慌失措,和每一个士兵一样不顾一切的去寻找自己的行李

    事后回想时,我隐约记得震动并没有持续很久;但等到傍晚时军团司令官轻点伤亡,逃散,身死与受伤的士兵,达到了五分之一

    这简直是萨克兰人的耻辱!一支军队还没有和敌人交战,居然就已经伤亡五分之一…圣十字在上,这事要让我父亲知道了,他肯定会狠狠骂我,打我一顿的

    但只要是经历过那场动乱的每一个军官,几乎人人松口气——看当时的情形,就是伤亡三分之一也没谁会奇怪

    骚动过后,司令官下达了立刻出发的决定;这个决定十分明智,因为它首先给了还在慌乱中的士兵们一件任务,让他们不用胡思乱想

    其次,因为白天的骚动我们赶路的进度已经慢了许多,再不加紧,恐怕会晚上很多

    但或许是因为白天的“震动”让我隐隐有了些不好的预感——也许,我们已经赶不上断界山之战了

    我并不想隐瞒,因为这是真的

    当我们终于抵达断界山要塞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断界山“要塞”了

    我们看到的是堆砌成山的碎石瓦砾,是一片纵横的沟壑,是连绵绝顶的山峦——我们甚至以为自己走错了路,但最后却发现这是真的

    断界山…已经不复存在了

    乔伊·安德鲁,军团第三旗团掌旗官,记录于断界山要塞……”

    ………………………………………

    轻轻放下手中的信笺,黑发巫师抬起目光,看向表情略微有些复杂的守夜人爱德华——虽然他自己也没有好到哪去

    “爱德华,这是……”

    “大约三天前的情报了”没等洛伦说完,守夜人便冷冷的抢断道:“感谢你的朋友艾萨克·格兰瑟姆,一场地震将断界山要塞毁于一旦”

    “更重要的是他严重低估了断界山山体的牢固,虽然摧毁了要塞却没能引起山崩,帝国北方现在是门户大开,连一个可以守备的据点都没有;当然也因为他的计算错误,我们这些人才没有被阻断在山峦之外,冻死饿死在冰原上”

    “三分之二的亚速尔精灵被活埋在废墟之下,剩余的精灵武士则不顾一切的向南冲去;现在北上的军团骑兵正在配合波伊骠骑兵围剿他们,但成效不大;”

    “恐怕很长一段时间,这些精灵武士都会变成帝国的祸害,这也要感谢艾萨克·格兰瑟姆”

    “感谢夏洛特·德萨利昂女伯爵,在她听说布兰登殿下军队北上后,立刻便出重金从萨克兰地主手中收购了大批存粮,保证了我们的补给”

    “北上的军队现在停留驻扎在废墟外,尽可能收拾出了一条通道和能够扎营的空地,等候布兰登殿下与您的军队抵达”

    话音落下,爱德华紧抿嘴角,一副“该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的表情

    黑发巫师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你明知道我想问的不是这个”

    “康诺德·德萨利昂陛下,帝国的第十三世代皇帝于断界山要塞驾崩…如果你想知道的是这个的话……”爱德华冷冷道:

    “你永远不用担心来自康诺德陛下的威胁了,至于菲特洛奈长公主…我不认为她能敌得过你和殿下联手,我甚至觉得她根本没什么心思和你们争斗”

    “鲁特·因菲尼特,艾克哈特,康诺德…帝国之内,再没有谁还能威胁到你了,拜恩公爵阁下”爱德华毫不掩饰的冷嘲热讽

    洛伦不说话了,默默的与他四目对视着

    房间内陷入了短暂而冷漠的死寂

    “他还没准备好”

    一分钟后,守夜人爱德华才缓缓开口道:“他虽然装得好像一切正常,但我看得出来;他或许曾经痛恨自己的兄长,但并没有想过这么快…就要成为新的至高皇帝”

    “帝国的…第十四世代至高皇帝”

    洛伦微微点头,爱德华身上传来的虚空反应告诉自己,他的情感中隐隐带着几分“同情”

    这其实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触——虽然自己能从爱德华的言语和表情中得到同样的情报,但虚空之力的反应却要比视觉和听觉能更快的完成“信息处理”,将答案送到自己的意识中,就像是自己又有了另一套完全不同,而且效率更高的感官似的

    这并不是什么好预兆

    “对这个世界的人而言,精神与物质就像是水与土一般,是不可能混杂在一起的;任何一个巫师,一个凡人——即便是戴帽子的罗根或者‘黑公爵’罗兰——当他们开启第二道阀门的那一刻,就必须做出选择……”

    “是保留更多‘物质’的一面,作为一个掌握世界根本法则,但寿命很有限可以被杀死的生命,或者……”

    “升华自己的意识,将自己变成某种虚空中的‘存在’,被物质世界所排斥;只能稍稍在这个世界中添加些影响或者‘坠落’在某个倚靠虚空之力的躯壳中;

    “但是…亲爱的洛伦,这些限制对你而言都是不存在的,你的精神与物质是纯粹而一体的;这是好事,也是坏事”

    “好处是你不需要这么快就做出选择,甚至有可能未来两百到三百年内你都不需要做选择;坏处是每一次你使用虚空之力时,都能感受到这个世界的‘敌意’”

    “因为你不再只是挥舞着无穷力量的野兽,而是超越其上,拥有更高一层‘智慧’的存在”

    “你的语言、意志、乃至思维碰撞的电光皆被你自己的存在而‘赋予’了意义”

    “你所使用的力量不再是你‘借’来的,而是力量本身就来源于你自己——这个世界将会感受到你对它所能产生的威胁,并且竭尽全力的排斥你和你的力量”

    夹在虚空与物质世界,既不属于左边,也不属于右边;夹在邪神与人类之间,既不属于前者,也不属于后者……

    不再将“成为什么”,而是“成为自己”

    听上去就是一条十分艰难的道路,幸运的是自己现在还不用做出什么选择,而布兰登……

    “需要我做什么?”

    洛伦抬起头,静静的看向爱德华

    “很简单,履行你的约定”守夜人冷漠道:“你答应过拜恩将会全力支持布兰登·德萨利昂殿下,而殿下也曾不止一次帮助过你”

    “所以现在是拜恩履行约定的时候了——无论如何,尽你所能,让布兰登·德萨利昂成为帝国的第十四世代皇帝!”

    “但他已经是东萨克兰亲王,帝国皇储;现在康诺德驾崩,难道布兰登不应该顺理成章的继承他吗?”

    “理论上是这样没错,但我们都知道并非如此”爱德华的语气,变得有些像鲁特·因菲尼特了:

    “在当时的情况下,殿下被敕封为东萨克兰亲王,只是康诺德陛下面对局势和拜恩势力逼迫的无奈之举——至少帝国贵族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他们是否愿意承认殿下的身份还很难说”

    “更何况…现在帝都之内有长公主菲特洛奈殿下,而戈洛汶和西萨克兰又遭到亚速尔精灵们的围攻;很难说一旦得知了康诺德陛下驾崩消息的帝国贵族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如果他们的胆大妄为到绕开殿下,直接推举长公主的话……”

    那样就麻烦了

    看着爱德华那略微带着些紧张的表情,洛伦很能明白他的意思

    现在的局面看似对布兰登很有利——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手握军队和领地,都城遭受围攻;只要他领兵解围,甚至不需要真的将亚速尔精灵赶出去,就能让那帮吓坏了小心脏的贵族们乖乖将皇冠奉上

    但实际上…这是个有点儿“天真”的想法

    首先帝都戈洛汶是绝对不能陷落的——她不仅仅是一座城市,更代表着德萨利昂家族和帝国的皇权;一旦都城陷落,某种意义上说就意味着帝国已经亡国了,而诸公国也再没有效忠帝国的义务,完全可以自行选择要怎么做

    这一点帝都的贵族们甚至比布兰登还清楚,所以拿“都城陷落”这种事要挟其实更类似于同归于尽

    哪怕布兰登再怎么痛恨那帮对他厌恶至极的贵族们,他也不能拿整个德萨利昂家族的前途命运开玩笑,更不可能让传承了十三个世代的皇冠丢在他的手里,让帝国重新回到古王国时代

    他想要的是名垂青史,不是遗臭万年

    而历经十四世代,帝国对于“皇权继承”已经有了套非常完整的“礼仪规范”——说得更直接一点,就是能让所有人都接受,都能够承认的方式

    其中包括圣十字推举,公爵与帝国贵族观礼,来自皇族内部的一致赞同;其核心目的是为了让尽可能多的人参与进来,让他们接受这一结果;

    圣十字教会的认可能够拉拢到底层民众的忠心,帝国贵族们的赞同能够为他提供一套高效(僵化)通畅(腐败)的统治机器,实现他的想法和目的;最后各公爵们的效忠,则为他提供了更多的税收,兵源和物资,让他的意志不再局限于萨克兰王国之内

    各方各面的支持,都是布兰登不可或缺的,否则这场加冕仪式的意义恐怕不比自娱自乐的游戏强多少

    所以反过来说只要有一方没有参与,那么布兰登的加冕仪式就是缺乏“合法性”的,他的皇冠是不完整的

    因此,就以这位殿下在帝国内的“人缘”而论,他能争取到多少观礼的人——哪怕是威逼利诱,强行要挟的——实在是个未知数

    “你的打算是什么?”

    黑发巫师将目光迎向爱德华,虽然他现在已经没必要那么做了

    “在袭击断界山要塞的精灵首领手中,有象征着帝国皇权的铁王冠——虽然不知道这东西为什么会在他手里而不是雄鹰王,但这样至宝本身便重逾千金”守夜人冷冷道:

    “此外,康诺德陛下本人的遗体…仅致哀悼…上面本就有戒指与佩剑,三样宝物同在,便可以举行加冕仪式”

    “而现在,断界山要塞军团与萨克兰乡土军团都在断界山要塞,再加上拜恩与波伊——帝国最强大的军队,全部都在布兰登殿下身侧”

    “只要有这些士兵们的支持,再加上帝国贵族还没有得到消息,殿下完全无需在意戈洛汶贵族和圣十字教会的想法,加冕称帝!”